expr

你竟然是这样的师尊(你竟然是这样的师尊by若白衣)

你竟然是这样的师尊

我叫向若菱,郯壅山最小的弟子。

我的师尊是这座山的主人,谢子濯。

据说,我是在师尊外出的时候捡回来的。

我没有之前的记忆,师尊说,那是些不好的记忆,所以他替我保管着。

等到必要的时候,如果想要的话,他会还给我。

每日,我都跟众多的师兄弟姐妹一样,一起听学,一起修炼,一起闯祸

一日,我又翘课了,闲来无事,跑到后山最喜欢的一棵树上睡觉。

这是一棵梧桐树,不知道有多少年了,躺在上面,十分舒服。

正睡着觉,我的耳边传来了细碎的声音,似乎有人在叫我,但是睁开眼睛,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不耐的闭上眼睛,那恼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我从树上跳下来,循声而去。

路的尽头是一处断崖,下面是翻滚的云海,不似山腰上的霞光万丈,而是黑气灼灼。

老师们都说,这里不能去,此处是一处结界,另一头的危险,是我们所不能想象的。

不过,他们也是想的太多。

这结界可是师尊亲自布下的,只要他还有一丝灵力,这结界便不会消散,又怎是我等可以随意穿越的?

我静静的看了一会,打算离去。

耳畔原本不甚清楚的低语,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仪凰,回来吧”

这些个声音,我从未听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仿佛被无数细细绵绵的小针扎过,痛得有些直不起腰。

我不禁伸出双手,轻轻触碰下面的云海。

然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云海形成一个漩涡,仿若一面镜子,清晰的倒映出我的脸。

我的容貌如常,但是衣着却完全不同了。

尤其,是我身后出现的那一对翅膀。

一黑一金,连羽毛都清晰可见。

黑色的缠绕着诡异的黑雾,金色的绽放着夺目的光芒。

我吓了一跳,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正当我想进一步探究的时候,师尊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了:“若菱,回来。”

他没有问我在做什么,而是说,若菱,回来。

我连忙起身,不着痕迹的远离了断崖边。

“师尊。”我偷眼去看他,想问他云海的另一端是什么,却又不敢。

他的表情淡淡的:“回去吧。”

我吐了吐舌头,跟上他的脚步。

“以后,不许再来这里。”师尊的声音十分清冷,仿佛山涧中最清冽的泉水。

我点头称是,为能跟师尊独处而沾沾自喜。

偷眼去看他的侧颜,师尊真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人了。

据说,郯壅山收徒,除了心性悟性,长相也是有要求的。

所以我的师兄师姐们,各个都是仙气飘飘的。

可是在我的眼中,整个郯壅山加在一起,都不如师尊的一个微笑。

没走多远,师尊忽然停了下来,他俊眉微蹙,看向东方。

须臾,他转过身来:“若菱,你自己回去,为师去去就来。”

我顺着师尊的目光望去,只见天边妖气弥漫,似有妖孽为祸人间。

我来的时候,东边还是一片祥瑞,怎么没过多久,仿佛就变换了一番景象?

心中一动,我总觉得,这件事和我刚才的遭遇有关,便脱口而出:“师尊,我与你同去吧!”

沉默半晌之后,师尊微微颔首:“也好。”

我兴奋的两眼放光,这可是师尊第一次单独带我下山!

师尊伸出右手,虚空一晃,一把赤红色的弓凭空而出。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它,我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是送我的吗?”我期待的搓搓手。

师尊闭了闭眼,算是默认。

我屏住呼吸,接了过来,随口问道:“可是,为什么只有弓,没有箭呢?”

“收好,使用的时候,自然会有箭。”

虽然不明白师尊为什么会这样说,但是我还是听话的收起了弓,跟上了师尊。

尽管我们到的很快,但是还是来吃了一步。

这里似乎是经过了一场恶战,尸横遍野。

我原本以为,只是一些得道的妖族出来为祸人间。

但是现场的情况,超出了我的想象。

这个地方我之前和师兄们出来历练的时候来过,名唤太华山,是个物产丰饶,人杰地灵之处。

但是眼前的情景,却和当日相去甚远。

到处都是尸体,有普通百姓,也有一些仙门世家的弟子。

这些弟子看起来等级不低,按理说,一般的小妖,他们对付起来根本不在话下,怎么会伤的如此凄惨?

师尊从我面前走过,蹲在一人身前。

我心中一动,居然还有生者!

小跑过去,在师尊身旁蹲下,我正好听见那人声音微弱的说道:“是,是魔族”

说完之后,他就晕了过去。

“魔族?”我有些疑惑的看向师尊,“魔族不是很多年前就被师尊您剿灭了吗,结界就在我们后山。”

师尊没有说话,忽地脸色一凝,看了我一眼:“走!”

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他拉着直接踏上了云端。

“师尊,事情还没有解决,我们现在就走?”我有些不解,这不是他的个性啊!

正疑惑着,远方似乎传来了马蹄铮铮。…点击卡片继续阅读

你竟然是这样的师尊by若白衣

那日师尊突然说要娶我,我当即跪在了他的面前。

「师父,我错了。」

我错了。

真的。

当初师姐叫我跑路的时候,我就不该贪那一口吃的!

1我师尊,沈霁风,芝兰玉树一上神,三界之中第一人,要颜有颜,要钱有钱,荣登三界最不想嫁排行榜榜首之位!

三界无数人惊掉了下巴,魔界连开一月狂欢会。

而在他脑壳发骚之前,他还在三界最想嫁排行榜榜首待着。

一切,都要从半年前,沈霁风神癫癫地突然想经历下红尘劫难开始说起。

2师尊是个好师尊,就是过于痴迷修行。

于是当他的修行头一回遇到瓶颈,闭关上万年未有寸进之后,他疯魔了。

天天扭着人询问别人遇到瓶颈是怎么突破的。

但师尊是个天才,别人的那点儿突破小瓶颈的经验,对他来说毫无借鉴之处。

最后,师尊没有得到解决突破瓶颈之法,被问的人却被打击得道心崩溃。

师尊又是个好面子的人。

所以被打击得道心崩溃的,都是咱清风殿的,他徒弟。

3师尊有三徒弟。

大师兄,洛珩,仙帝亲弟,仙界二把手。

骄傲的大师兄被师尊打击了一次后,决定常住曾经最讨厌的仙宫。

二师姐,卿可心,花精成仙,百花宫宫主继承人。

耐心的二师姐被师尊念得烦了,连夜收拾行李,赖在百花宫要跟百花宫宫主学习百花齐放。

我,沈攸攸,老幺,关门弟子,师尊捡回来的,出身不详,闲人一只。

想跑也跑不掉。

于是,在道心反复破碎修复的过程中,我终于是犯了浑。

4「攸攸啊,这么多年了,你每半个小境界都要卡一次瓶颈,都是怎么过来的?」

那天,师尊如此问。

我捧着自己被扎碎一地的心,欲哭无泪,「师父啊,我真是谢谢您。」

「你要是真想感谢为师,就该为为师分忧解难,助为师破除桎梏。」

师尊一本正经地强调。

我:「……」

「听说上仙晋上神,得历情劫。」

忍无可忍的我决定摆烂,「要不您试试?」

师尊这一心修道的数万年老光棍儿,见个仙子都嫌浪费时间,定然不会因为我的鬼话自找麻烦。

「为师已经是上神了。」

我知道。

三界唯一上神,已超脱三界束缚。

所以我很不明白,他打算修个什么道。

再修,天道都要给他干碎了。

「可能就是您当时没历情劫。」

我只想搪塞过去,让他别再来扎心。

「真麻烦。」

麻烦那就这样揭过吧,大家都乐得清闲。

「也没办法,只能试试看了。」

我:「!!!」

5消息放出去那天,清风殿的殿门被人挤爆了。

大师兄搬回来了,日常堵我门,「师尊走火入魔了?」

二师姐搬回来了,天天跟着大师兄堵我门,「师尊被夺舍了?」

仙帝仙后亲临,问我,「上神怎么突然想成亲了?」

仙子们恨不能把我切片,一人一片拿着问,「上神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喜欢什么颜色?有什么爱好?」

本为清净而摆烂的我,自此再无清净。

6终于,由仙帝牵头,师尊决定迎娶洛钰仙姬。

仙界一片愁云惨淡,仙宫一派喜气洋洋。

无数仙子伤心离去。

可惜,婚礼没办成。

仙姬婚期前晋升,下凡历凡劫。

好巧不巧,遇上情劫。

好巧不巧,对象是同样下凡历劫的一位仙君。

于是……

「情之一字,不由人。」

师尊面无表情地对前来请罪的洛钰仙姬说道,「你既已觅得良人,你我婚约就此作罢。」

仙姬夫妇感激不尽,又愧疚不已,自请下放凡间,当一对快乐的土地公、土地婆。

仙帝愧疚不已,决定为师尊重选道侣。

仙界众仙子满血复活!

我的清净再次离我而去。

7在仙帝牵线之下,师尊相中了凤凰一族的霓凰仙子。

仙帝吸取上一次的教训,决定让两人先培养一下感情,再举行婚礼。

不得不说,这是个馊主意。

霓凰仙子,凤凰一族的小公主,天真烂漫,实力强劲……

且好骗。

在第n次撞见师尊凤凰代步,行走三界,斩妖除魔。

我无比肯定,他相中霓凰仙子,只是因为缺个坐骑。

吃着霓凰仙子带来的佳酿美食,看着满面娇羞的佳人,我犹豫再三,没敢说实话。

转眼就是半个月。

不安分的魔族被镇压了,霓凰仙子跟师尊的感情也培养得不错?

仙帝拍板,明天结婚。

当天,霓凰仙子因为太高兴,天上撒欢的时候,撞上了青鸟。

两只鸟,闷头撞进了仙草园。

百草仙君苦心经营了上万年的仙草园,毁了一半。

其中包括仙君精心培育的,要用来给师尊做药引子的一株万年玄萝。

「犯了错,就该接受惩罚。」

师尊面无表情地对满眼泪花的霓凰仙子说道,「你既然毁了百草仙君的药圃,理该在药圃照料百草,弥补过错。」

「那……婚约……」

霓凰仙子眼巴巴地望着师尊。

师尊惨白着脸色,波澜不惊,「此次镇压魔族动乱,引发了旧疾。」

「培育玄萝至少万年。」…点击卡片继续阅读

你竟然是这样的师尊免费阅读

推耽 仙侠系列温馨甜文,

《仙尊,你道侣跑了》

《穿成冷戻师尊的心尖宠》

《功德无量系统》

《当满级大佬穿成圣父》

《我,植物,火灵根》

《你竟然是这样的师兄》

?推文大都可以找到!

?百度 晋江 豆腐 连城 寒武纪等网站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