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捻军的残忍(捻军残忍吗-)

捻军的残忍

咸丰十一年夏(1861年),太平军攻占建德,绕攻景德镇,曾国藩呼令还救。左宗棠自兴安“冒雨驰奔七日,甫抵乐平”,即发队作战。后来他与捻军作战时,为了督军追击,他亲履行间,一连十天“昼夜驰驱,骑马奔走”。当时的清朝诸将帅中,像左宗棠这样“刚明耐苦”者确实少见。但是,另一方面,他对太平天国和其他一切反对清王朝及冲击封建秩序的“匪类”,是极其仇视的,可谓心狠手辣。同治三年(1864年),左部湘军会同李鸿章部淮军攻陷湖州。左宗棠“不居复城之功,而以追击为事”。在宁国、威坪、蜀口等地,太平军“大小头目被擒斩者以千计”。他对起义军强调不能轻易言“抚”,而必须重“剿”,而且还要杀到“稗无遗种”。在处理俘虏时,手段极其残忍。咸丰十一年三月(1861年4月),太平军与左宗棠部湘军大战于姑鱼山、金鱼桥、范家村等地,左宗棠说:“上饶范家村之战,毙贼三千有余,阵斩贼目多名,极为痛快。”凡遇太平军将领被俘,审讯后他即处以磔刑,并株连家属。——《左宗棠全传》

捻军残忍吗?

袁世凯的身世之谜!清明咸丰年间,由于帝国主义的侵略,封建压迫剥削惨重,广大劳苦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不断起来反抗。1851年,洪秀全在广西桂平县金田村率领2万多人武装起义,建号太平天国,企图推翻清王朝政治。后来统率太平军北上,屡次击败清军,挺进湖南、湖北。

1853年1月由武昌沿长江东下,势如破竹,夺取江西九江,安徽安庆、芜湖,3月19日占领江苏南京,遂定都于此,改称天京,建立政权,与清王朝对抗。继之,派兵北伐、西征。与此同时,张洛行等人在河南各地率领捻军群起响应。清咸丰皇帝急忙遣将调兵镇压,河南、皖北、苏北成为太平军、捻军与清军激战争夺的江北主要战场。

其时,在河南陈州府项城县城北的张营有一家大户姓袁。袁氏“家世为儒”,袁志恭、袁九芝、袁耀东三代都是文人学子。

由于战争频仍,硝烟不断,时刻受到农民起义军的威胁,1857年,袁氏一家迁移到张营东20里的一个村庄居住,并由袁耀东的四子重三和长孙保中“倡修寨堡”,“备守具,练乡团,以保护乡里”,抵御农民起义军。

同村的田震生等人积极支持,于是动工在村周围修筑起一道坚固厚实的寨墙,此后该村即名为袁寨。袁寨隶属于项城县东区阎村牌,在城东北,距城40里。

1859年9月16日(咸丰九年8月20日),一个男婴在袁家呱呱坠地,降生到人世间,他就是袁保中的第四个儿子。当时,袁保中的叔父袁甲三在一次战役中带领清军击败了农民起义军,兴高采烈之际,提笔挥毫,写信告知家中打了个胜仗,正在凯旋班师。

于是袁保中就给刚出生的儿子取名为世凯,希望他将来能够牢记并继承老一辈的“业绩”,在镇压人民起义方面干得更加出色。

袁世凯,字慰庭(又作慰廷、慰亭),号容庵,因其为项城人,故人又称之为袁项城。

袁世凯却尝不到广大农民所受的痛苦。袁氏家族的上几代虽然都是知识分子,但没有一人爬到科举阶梯的上层而发迹扬名。

袁耀东是个庠生,其妻郭氏出身本郡“望族”。他们的4个儿子依次为:树三,甲三,凤三,重三。袁世凯的祖父为树三,廪贡生,候选训导,曾署陈留县训导兼摄教谕事。袁甲三系进士出身,在京做官,后由吕贤基奏请,到安徽帮办地主武装团练。

由于在安徽、河南和苏北一带残酷镇压捻军和太平军,有功于清王朝,被提升为淮军将领,督办三省“剿匪”事宜,官拜漕运总督。袁凤三为禹州训导。袁重三不仕在家。袁世凯的亲生父亲袁保中系副贡出身,捐了个同知,没有出外做官,是本县著名的地主豪绅,大办团练,死心塌地与农民起义军为敌。

其胞叔袁保庆是1858年的举人,靠办团练起家,追随袁甲三屠杀农民军多年。在河南办团练时非常卖力,深得督办河南团练毛昶熙和巡抚张之万的赏识。后由郎中升为道员,官至江宁盐法道。他的两个堂叔、袁甲三之子袁保恒和袁保龄,都是清政府的官员。袁保恒1850年中进士,官拜翰林院编修,曾长时间在袁甲三身边出谋划策,镇压农民革命。

回京后历任户部左侍郎、署吏部右侍郎、刑部左侍郎。袁保龄中过举人,也在袁甲三军中效过力。袁甲三死后,朝廷赏他一个内阁中书职衔,后来升为候补道,1881年经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李鸿章奏调到天津办理海防营务。

袁保中原配夫人姓刘,因其疾病缠身,难于管理家务,又纳一妾,也姓刘。元配夫人生子世敦,她后来病故,保中便把其妾扶正为继室。继室早先生子世昌、世廉,现又生下世凯。

袁保庆娶妻牛氏,生了两个儿子均不幸夭亡。请人“看八字”,被告知这几年他不利于妻子。又有人告诉他命中该有几个夫人,不如干脆先凑足数目,或许可以避免不利于妻子的事情发生。他为妻子的命运担心,加上盼子心切,又纳了两妾,一姓王,一姓陈。他时时刻刻盼着“老天”鉴其“意诚恳,或即赐我佳麟”。

然而,王氏生下了两个女儿,陈氏生了一个女儿,儿子却始终没有盼到。他心急如焚,而又无可奈何,只好慨叹命中无子。

袁世凯出世以后,其母刘氏奶水很缺,其婶母牛氏相反,奶水极其充足,于是世凯便被牛氏抱去喂养。牛氏与保庆特别欢喜,待之如同亲生儿子一般。保中见胞弟年近40尚且无子,又对世凯如此深爱,便在1864年将世凯过继给保庆为嗣子。袁世凯何时过继给袁保庆,未见十分明确的记载。据《容庵弟子记》云:袁保庆“年四十无子,爱公(指世凯,以为嗣”。

《项城袁氏家集》中的《中议公事实纪略》记袁保庆死于同治十二年(1873年),并云:“年未五十,竟盍然长逝”,未载享年多少。“年未五十”,当指四十九岁。若以此为准,前推九年,袁保庆四十岁时应为1864年。又据《项城袁氏家集》中袁保恒祭袁保庆文及所撰行述,袁保龄所撰袁保恒行状,知保庆长保恒一岁,而保恒生于1825年;袁树三1844年死时保庆二十岁。由这两种记述推算,袁保庆生年均为1824年,可见其四十岁时为1864年。

从此,袁世凯就正式同保庆夫妇生活在一起了。

真实的捻军

历史上的凌迟,十个人物,十种表现。

一,康小八:最令人感到硬气的凌迟。

康小八,是光绪末年,纵横京津两地的江洋大盗。

朝廷请出来了武学名家尚云祥、马玉堂等人出山,才联手将其捉拿归案,判以凌迟。

行刑前,一般都是先在受刑人额头上割一刀,用脸皮将其眼睛遮住,以减少受刑者的恐惧。

而康小八却大声告诉刽子手:

别遮我的眼睛,我康八太爷要看着你,到底是怎么把我弄死的!

整个行刑过程中,除了大笑几声外,他没发出一点哀求之声,硬是挺过了3784刀。

旁边一个监刑官觉得他“够硬气”,是条汉子,就让人用钢针暗中捅了他的心脏,提前结果了他。

一个悍匪,够硬气,却也为凌迟画上了一个句号。

因为他行刑后没多久,朝廷就下令废除了凌迟这一酷刑。

二,洪天福贵:最令人感到怜悯的凌迟。

洪天福贵,是洪秀全的儿子。

被抓后,押解到京城,被凌迟处死。

洪天福贵只有16岁,毕竟还是个小孩,当时就吓得大小便失禁了。

为了阻止他乱喊乱叫,行刑者还把他的嘴给堵住了。

一共剐了1516刀。

一个不谙世事的小毛孩,受此酷刑,着实令人怜悯呀!

三,刘瑾:最令人感到奇葩的凌迟。

刘瑾,明朝宦官。

公元1501年,明武宗判刘瑾以凌迟处死。

第一天,刘瑾被剐了357刀,但还没死,晚上回去,感觉有点饿,还要了一大碗稀米汤,喝了个底儿掉。

第二天才剐了几十刀,这家伙就翘辫子了。

不过死了也不行,照样剐,到第三天,一共剐了3357刀,才算结束。

这家伙祸国殃民,受如此之刑,也算是死有余辜了!

四,莽古济:最令人感到同情的凌迟。

莽古济,是努尔哈赤的一个女儿。

第一次婚姻,努尔哈赤为了稳定政权,把年仅13岁的莽古济,嫁给了孟格波鲁的儿子哈达。

莽古济在搜罗了丈夫哈达的情报后,向努尔哈赤告密。

努尔哈赤借此打败了哈达,但莽古济也成了一个寡妇。

第二次婚姻,在努尔哈赤驾崩后,皇太极登基。

为了安抚蜀汉部的首领“琐诺木杜棱”,皇太极又将自己的妹妹莽古济嫁到了蜀汉部,企图监视琐诺木杜棱。

琐诺木杜棱对此也心知肚明,所以对莽古济颇为怨恨。

其后,机会来了。

莽古济的弟弟莽古尔泰,竟然反叛了。

莽古济的丈夫借机倒打一耙,诬陷莽古济,说她和自己的兄弟莽古尔泰是同党。

为了震慑其他皇子,莽古济被皇太极判以凌迟处死,被剐了300刀。

一个女子,婚姻和命运,都沦落成了政治的牺牲品,受人摆布,最后还枉受酷刑,真是令人同情呀!

五,袁崇焕:最令人感到冤屈的凌迟。

公元1630年,崇祯中了皇太极的反间计,下令凌迟处死袁崇焕。

行刑三天,一共剐了3543刀。

被剐的时候,人们还蒙在鼓里,纷纷花钱买他的肉吃(令人想到鲁迅笔下的华老栓和“人血馒头”)…

一个忠贞之士,竟落得如此下场,令人感到冤屈。

六,石达开:最令人感到敬佩的凌迟。

天京事变之后,石达开率兵出走,被困大渡河。

为了给将士留下一个活路,他主动投降,清军假装答应。

最后,不仅将其部下大多杀死,石达开本人也被凌迟处死。

据说当时剐了3000刀。

但是石达开大义凛然,亳无惧色,至死都没有呻吟一下。

一个起义将领,为了部属,慷慨赴死,其坚强不屈的精神,令人敬佩。

七,方孝儒:最令人感到惋惜的凌迟。

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朱棣攻入南京。

他恩威并施,请方孝孺为其起草即位诏书。

然而,身为大儒的方孝孺,却断然拒绝:

死即死耳,诏不可草!

朱棣恼羞成怒,下令将其凌迟处死。

一代大文人,骨头够硬,为了忠义,身受酷刑,着实令人惋惜。

八,耿精忠:最令人感到不齿的凌迟。

公元1673年,康熙决定撤藩。

吴三桂,在云南举兵反清。

福建的耿精忠,也随之响应。

不过仅两年后,耿精忠就被平定,他只得再次归顺清廷。

但归顺后,他仍蠢蠢欲动,想伺机再次反叛。

康熙于是召耿精忠路进京,借机将其囚禁狱中。

等到三藩之乱平定后,大学士明珠上书,罗列耿精忠的罪名,认为其忘恩负义,罪大恶极。

最终,耿精忠被凌迟处死。

一个见利忘义之徒,反复无常的小人,其之被凌迟,令人不齿。

九,郑鄤:最令人感到不该的凌迟。

郑鄤,崇祯年间庶吉士,遭温体仁诬陷,以“杖母不孝”之罪,被凌迟处死。

别说是被诬陷,即便他是真的不孝,且真的打了自己的老母亲,那判他凌迟,他老母亲愿意看到这一幕吗?

将其儿子凌迟,这难道不比“杖其母”更残忍无情吗?

着实不应该呀!

十,林凤翔等:最令人感到无语的凌迟。

太平军北伐将领林凤翔、李开芳;捻军首领张洛行、赖文光,他们被俘后,都被凌迟示众。

面对清廷,要么战死,要么自裁,要么投降,还有其他的路吗?

为什么要受此酷刑之虐(还记得萨达姆被捕后,被要求张嘴检查口腔的镜头吗)?

着实令人无语。

—END—

敬请关注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