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婉婷歌曲(曲婉婷歌曲)-根岸网
expr

曲婉婷歌曲(曲婉婷歌曲)

3月24日,曲婉婷母亲张明杰因受贿、滥用职权,二审被判处无期徒刑,

这个持续了8年的案子终于尘埃落定,大快人心,

但母亲锒铛入狱的这一天,曲婉婷还在国外挥霍着赃款、逍遥自在地度假。

这8年来,她无数次地在网上为母亲“伸冤”和卖惨:“这件事对我来说压力很大,我每天都以泪洗面,相信法律一定会给我妈妈一个公平的结果”,

然而话音未落,她又晒出了自己住豪宅、开豪车,和大18岁男友坐游艇的动态,

照片上的她玩得不亦乐乎,生活质量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曲婉婷曾说:“母亲是我的英雄,给了我能得到的最好的生活,不管她是如何得到的”,

但张明杰倒台后,曲婉婷却撇下了这位“英雄母亲”,一张机票飞到了国外,继续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她的心肠之狠辣、行为之自私,比母亲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昔日知名歌手,到如今“人人唾弃”,

吃着人血馒头长大的曲婉婷,她背后的故事远比你想象的要恶劣。

01

1983年,曲婉婷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的一个公职家庭,

父亲曲恒是园林局的工程师,母亲张明杰当时还是供销社的一名普通员工,

在那个年代,这样的双职工家庭已经算是条件非常好的,

一家人都不愁吃穿,曲婉婷从小就过着比同龄人优渥的生活,

但因为夫妻感情不和,张明杰很早就和曲恒离了婚,

张明杰独自带着女儿生活,也许是因为想给女儿更好的物质条件,

也许是为了满足自己逐渐膨胀的野心,张明杰走上了“升官捞财”的不归路。

光有野心还不够,张明杰还是个有能力、有手腕的女人,

凭借着左右逢源的人际手段,张明杰很快上调到了哈尔滨市轻工业局,

她在官场的升迁一路绿灯,先后任职工会*、副处长、处长等职位,

从1992年起,她接连升任到哈尔滨市市建委副处长、房管局副*,

2013年,张明杰高升到哈尔滨市发改委副主任,随后兼任城镇化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张明杰可谓是官运亨通,任职过的单位都是油水丰厚的“肥差”,

在张明杰的左右倒腾下,她兜里的钱越来越多,积累了不菲的身家。

曲婉婷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享受着母亲庇护下的无忧无虑的生活,

她爱上了音乐,在初中的时候就展现出了过人的音乐天赋,

一些电视上放的热门歌曲她都会唱,就连高音的部分也能完成得很好,

有一次在学校举行文艺晚会,曲婉婷上台演唱《我的1997年》,

她说:“我发现高音拉得越长越高,台下的掌声就越激烈,心里很高兴”,

看到曲婉婷如此热爱音乐,宠爱女儿的张明杰自然也给予了大力支持。

1989年,当时哈尔滨的工人月薪还不到100元,

而张明杰随手就给女儿买了10万元的钢琴,报名了昂贵的音乐课程,

在这样优越条件的滋润下,曲婉婷的音乐之路走得异常顺利,

2000年,17岁的曲婉婷远赴加拿大圣力嘉学院留学,

这是加拿大最大、最高级的公立学院,每年的学费高达20万元,

在成名后,曲婉婷曾想利用这段留学经历给自己塑造一个“独立女孩”的人设,

她在采访中说:“每周去富人家里打扫卫生和卖酒瓶子,用赚来的100加币去交学费、买CD“,她因此养成了花钱从不大手大脚的习惯,并且“懂得了珍惜”。

然而,曲婉婷的这段谎言很快就被戳破,同班同学爆料她的生活无比富足,

不仅住着独栋的豪华公寓,还组建了自己的乐队,可以到处去旅游和度假,

各种高消费和奢侈品也是说来就来,而她的所有花销都是由母亲张明杰承担的,

那时的张明杰已经升任哈尔滨市建设局*处处长,享受着副局级的待遇,

但身为“人民公仆”的固定工资,哪里够支撑如此高昂的学费和生活费,

曲婉婷所花的每一分钱,都是母亲张明杰刮取来的民脂民膏。

02

大学期间,曲婉婷参加了加拿大音乐电视频道的一次音乐比赛,

她演唱了一首当红歌星蒂朵的《Thank you》,获得了冠军,

这次经历让曲婉婷信心大增,更加坚定了踏入乐坛发展的决心,

她开始慢慢尝试创作音乐,还和几个朋友组成了“The Wanting Band”乐队,

曲婉婷花着母亲源源不断打来的钱,还能给乐队成员发高额的工资,

2009年,26岁的曲婉婷和加拿大Nettwerk音乐公司签约,

她是这家公司首次签下的华人歌手,Nettwerk还曾捧红过摇滚小天后艾薇儿。

正式出道后的曲婉婷以艾薇儿师妹的头衔自居,开始推出专辑,

然而她在加拿大发展得并不顺利,几年之后仍然红不起来,

于是曲婉婷就想到了回国发展,毕竟在这边还有母亲作为后台,

回国后,籍籍无名的曲婉婷直接在家乡哈尔滨开了一场演唱会,

毫不意外,演唱会的票房惨不忍睹,张明杰哪里看得了宝贝女儿受委屈,

于是立马“发号施令”,让当地开发商包下了一大部分的门票,

为了给曲婉婷信心,张明杰还和他人强调“这事别让我女儿知道”。

2011年,曲婉婷开始把自己创作、演唱的歌曲发布到内地的音乐平台上,

她的歌声婉转动听,亚洲人的嗓音加上欧美唱法非常有特点,

当时,香港导演彭浩翔正在筹拍《春娇与志明》,他注意到了这位乐坛新星,

彭浩翔选中了曲婉婷的《Drenched》和《我的歌声里》,作为电影的主题曲和插曲,

这部电影上映后,并没有取得前作《志明与春娇》那样的好口碑和票房,

曲婉婷的这两首歌也没能激起太大的水花。

直到2012年,一档音乐节目《中国好声音》火遍了大江南北,

选手李代沫在节目上演唱了曲婉婷的《我的歌声里》,这首歌一炮而红,

通俗大众的歌词、简单好记的旋律,让这首歌成为了“全民歌曲”,

作为原唱的曲婉婷也被带到了公众的面前,开始为人们所熟知,

这一年,曲婉婷被冠以“音乐才女”的头衔,迅速占领了乐坛的一席之地,

推出个人专辑、举办亚洲巡回演唱会,还获得了第二十二届中歌榜的12项提名,

无数的鲜花和掌声如潮水般涌来,曲婉婷大红大紫,一时间风光无限。

2013年,曲婉婷登上了央视春晚,和男星杜淳合唱代表作《我的歌声里》,

她还成为了加拿大温哥华的首位中国旅游大使,被称为“温哥华好声音”,

但人们不知道的是,当曲婉婷在聚光灯下享受着荣誉和夸奖时,

她的母亲张明杰正在背后做着贪财害命的肮脏事情,亲手毁了556个家庭。

2008年,时任哈尔滨市道里区副区长的张明杰与有贿赂关系的商人勾结,

给分管的原种场私自加上了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的内容,并拿走了签字的合同,

随后,张明杰以23亿的价格卖给了对方,她也获得了3.5亿元的“好处费”,

然而张明杰还不能满足,又把目光投向了1100万的下岗职工安置费用,

这些因改制解散而下岗的566名员工中,不乏许多兢兢业业工作了几十年的人,

但他们最终只拿到了不足2000元的安置费,其余的钱全部进了张明杰的口袋。

走投无路的工人们迫于生活的压力,纷纷向张明杰讨要说法,

但此时的张明杰已经完全被金钱迷了心窍,狠心的她竟然直接断掉了工人们的供暖,

哈尔滨的冬天气温低至零下二十几度,

这些下岗职工不仅吃不起饭,甚至连买蜂窝煤的钱都出不起,

张明杰的行为将这556个家庭逼上了绝路,有人选择了跳楼自杀,

有的全家服下老鼠药自尽,顽强活下来的人也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对于这些老百姓的痛苦呻吟,利欲熏心的张明杰充耳不闻,

为了给自己和女儿过上穷奢极乐的生活,她继续滥用职权大肆敛财,

一边是曲婉婷光鲜亮丽的明星生活,一边是劳苦大众的悲惨现状,

张明杰点燃了人民心中的怒火,她终于尝到了被欲望吞噬的恶果,

2014年9月,一封举报张明杰贪污受贿的信件被送到了检举机关,

张明杰被正式带走调查,所有的个人财产也被没收,好日子算是到头了。

03

在张明杰被捕后,曲婉婷知道自己肯定会被牵涉,

于是果断撇下了母亲,第一时间买了最早的机票逃往加拿大,

在那里,曲婉婷的生活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然过得十分潇洒,

参加服装品牌的发布会、去温哥华看冰球比赛、到夏威夷潜水,

与此同时,张明杰却对贪污腐败的事实拒不认罪,导致案件迟迟无法宣判,

而且曲婉婷把母亲的赃款转移到了境外,继续花着这些钱过奢侈的生活。

在张明杰出事前,曲婉婷曾骄傲地说:“母亲是我心中的英雄,她也是个很勤奋的人,给了我能得到的最好的生活”,最后还镇定自若地加上了一句:“不管她是如何得到的”,

这些话如今听来真是无比的讽刺,曲婉婷嘴上说着被母亲视为“英雄”,

但当大难来临时,她却第一个抛弃了母亲,到加拿大拿着赃款吃喝玩乐,

2015年,张明杰被羁押一年,曲婉婷却和温哥华市长谈起了“轰轰烈烈”的恋爱。

温哥华市长罗品信自称是白求恩的后代,比曲婉婷大足足18岁,

在两人相识前,罗品信不仅有结婚20年的原配妻子,膝下还有4个孩子,

但他还是被曲婉婷身上的“东方气质”所征服,抛妻弃子与她在一起,

曲婉婷也高调地承认了这段恋情,两人共同出席了各种公众场合。

在曲婉婷的社交平台上,晒出的都是她和男友游山玩水、吃龙虾大餐的照片,

从2014到2021年,张明杰在狱中蹲了7年,曲婉婷从来没有回国探望一次,

面对中纪委的喊话:“在国外用赃款逍遥自在,这就是你的孝心吗?”,

曲婉婷也选择了装聋作哑,更加不可能回国配合调查,或者交出赃款为母亲减刑,

因为这两个会影响到生活质量的选项,从一开始就被她排除在外了。

据说,曲婉婷之所以接近这位温哥华市长,是想在当地混进更高级的圈子,

而在张明杰的消息传到加拿大前,罗品信看上的其实也是曲婉婷的钱,

不过好景不长,曲婉婷是“巨贪之女”的丑闻,很快就在加拿大华人圈里传得沸沸扬扬,

彼时的罗品信正盘算着竞选加拿大总理,肯定要考虑口碑和选民的支持率,

曲婉婷这样一位浑身污点的女友,他唯恐避之不及,于是提出了分手,

2017年,两人恢复了朋友关系,曲婉婷的如意算盘彻底落空。

当人们知道,原来曲婉婷享受的所有优渥生活,都是靠着张明杰贪污的赃款时,

曲婉婷也成为了舆论的抨击对象,无数人指责她“靠吃人血馒头长大”,

但曲婉婷非但没有任何忏悔之意,反而在网上做起了“云孝女”,

每年到了张明杰被捕入狱的这一天,曲婉婷都要发一条动态为母亲“伸冤”,

有时是高喊母亲无罪:“我相信法院、法律一定会给妈妈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我对中国的法律进步有信心,继续努力保持一颗相信正义的心”,

有时是分享为母亲写的歌,写上一两句话表达对母亲的思念。

每次提及母亲,曲婉婷都会哭诉:“这件事给我的心理和精神带来了很大很大的打击,我感觉我不能那么快乐的面对生活了”,难道说曲婉婷真的饱受了折磨吗?

在说完这些话后,她又继续过起了花天酒地的生活,笑容别提有多灿烂,

在海边晒日光浴、在游艇上吹风、继续玩音乐、参加各种趴体聚会,

曾经有记者采访过曲婉婷,问她作为女儿为母亲的事做过哪些努力?

曲婉婷的回答是:“知道妈妈生病后,我给温哥华的中国大使馆写了两封信,恳请当地给妈妈及时医治,一定要保障她的健康权”,这就是曲婉婷做出过的所有“努力”。

其实对于曲婉婷来说,自母亲入狱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和母亲没什么关系了,

她靠着母亲贪污来的钱享受了高等教育和优越的生活,靠喝“人血”来滋润曼妙的歌喉,

但要她和母亲“同甘共苦”是绝对不可能的,她真正在乎的人只有她自己,

曲婉婷这样自私狠辣的心肠,引来了舆论猛烈的谴责和攻击,

自从张明杰出事后,曲婉婷的音乐事业也停滞不前,成了乐坛的“劣迹艺人”,

不过她还可以挥霍母亲留下的赃款,生活状况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好太多。

04

2021年,曲婉婷在新年发了一条微博:“希望妈妈的案件能在2021年有一个答案”,

对于曲婉婷来说,这只不过是又一篇“云尽孝”的表面文章而已,

但对于张明杰来说,她一直咬紧牙关拒不认罪,到2021年已经是第7年了,

只不过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张明杰再负隅反抗也只是在做无用的挣扎,

11月17日,张明杰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没收所有个人财产,

今年3月24日,法院驳回张明杰的上诉,维持一审原判,

自此,贪污了3.5亿国有资产、毁掉556个下岗职工家庭的张明杰案,终于尘埃落定。

从此之后,曲婉婷再也没有办法为母亲“伸冤”了,

而且在国家的大力追缴下,这些赃款她还能心安理得地花多久?

像张明杰这样侵害人民利益的“蛀虫”,就应该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法律绝不容忍腐败分子,如今,张明杰已经为犯罪行为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而曲婉婷非但没有一丝惭愧,还继续在国外过着风光快活的生活。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回想起曲婉婷在母亲被捕后的种种所作所为,

真是每一件事都能让人心生寒意,

张明杰培养出了曲婉婷这样比自己还要自私狠辣的女儿,也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不知道身陷囹圄的张明杰,知道自己倾尽所有富养出的女儿,早就抛弃了自己时,会不会萌生出一些悔意呢?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